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336 清雍正 珐琅彩高士赏菊图水丞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 尺寸 直径12.5cm;高11cm
作品分类 工艺品杂项>笔墨纸砚 创作年代 清雍正
估价 RMB  800,000-1,8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玄览—重要古董器物专场 拍卖时间 2021-11-05
拍卖公司 保利(厦门)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保利厦门2021秋季拍卖会
「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说明 来源
2000年购于日本名古屋藏家旧藏

“劲节亭亭千尺绿,芳枝长占四时春”
珐琅彩,即磁胎画珐琅,与铜胎、玻璃胎、宜兴紫砂胎画珐琅等,同属清宫画珐琅。此一类作品以欧洲画珐琅为参考物件,引进西方原料技术,初由康熙皇帝推动,经不断学习模仿、实验突破,于雍正乾隆时期达至制作巅峰,为清宫御用精品力作,堪为清代瓷珍之冠。
珐琅彩之烧造尤为不易,需于江西景德镇御窑厂拉坯烧制,将制成的素瓷胎,千里跋涉,运至清宫内务府造办处珐琅作,施彩后二次入窑方成。所绘纹样先由宫廷画师设计画稿,在旋好的模型上绘出纹样,经皇帝御览批准后,才由画师用珐琅彩料绘就。每一件都精心设计、细心绘制,尽艺匠之所能。
其所用颜料初由洋人引入,经多年探索实验,于雍正六年在圆明园造办处,成功炼得“西洋珐琅料”、“旧有西洋珐琅料”、“新炼珐琅料”、“新增珐琅料”四类共三十六种颜色(详见表格)。由类别名称可知,此次烧成的珐琅料不仅包含此前进口的颜色,又创造出了一批新色,可以想见当年用功之深与精益求精的决心。
珐琅彩的制作地点毗邻天子寝宫,康雍乾三朝皇帝对其制作都倾注了不少心血。雍正皇帝时常点评珐琅彩器,以期达到更精细、雅致的水平,如雍正四年,雍正曾批评“烧珐琅活计粗糙,花纹亦甚俗,嗣后尔等务必精细成造”。其又于雍正十年详细点评对具体某类珐琅彩的喜恶:“蓝地法琅碟画的甚好,但颜色不好,嗣后俱往精细里画画;画青山水甚好,嗣后照样烧造些”。作为日理万机的一国之君,雍正甚至亲自为珐琅彩设计装饰:“将此碗上多半面画绿竹,少半面着戴临撰字……写地章或本色,或合配绿竹淡红,或何色,酌量配合烧法琅”。
康雍乾三朝正值大清盛世,国富民强,中西交流频繁,皇帝对珐琅彩器的烧制极其重视,亲加指点,所得件件精品,主要供皇帝生活及陈设之用。偶有赏赐国外使臣、王公及国内大臣,是极大的恩赐与奖赏,亦能看作是对国力之宣扬。广西巡抚陈元龙于康熙五十五年奏折中言,“迩年始有洋珐琅器皿,略觉生动,西洋人夸示珍奇,以为中国之人虽有智巧,不能仿佛。乃我皇上于万机之暇,格其理、悟其原,亲加指示熔炼成器,光辉璀璨,制作精工,遂表胜洋珐琅百倍。”从显得“不能仿佛”,到得以“熔炼成器,光辉璀璨”,虽略有夸耀、奉承之嫌,但从客观成果而言,印证了这一成就。国人得以自主炼制珐琅料、精湛成造珐琅彩器,展现着我们不仅可以掌握,并能擅长、发扬他人之技。以此赏赐外国使臣,更意在展现民族的能量与国家的实力。
珐琅彩纹样丰富,远非一般成批生产之官用瓷器可以比拟,其绘工精妙绝伦,难出其右,数量极少,极为罕有。朱家溍先生《清代画珐琅器制造考》一文中载:清宫端凝殿的左右屋,是清宫旧藏磁胎画珐琅“唯一的数量最大、品种最多的集中点”;藏于该处的雍正磁胎画珐琅器仅约二百件(录于道光十五年《乾清宫珐琅、玻璃、宜兴磁胎陈设档》)。另据台北故宫博物院余佩瑾考证,按今日对珐琅彩的定义,道光档案中所载部分磁胎画珐琅,为景德镇所制,而非公认的珐琅彩。故清宫旧藏雍正珐琅彩数量不足二百件,今多数珍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等亦有收藏;得以流通于市场者,凤毛麟角。
此件水丞圆腹下敛,外壁以多彩光丽之珐琅彩料,通景绘高士闲坐庭院,倚石品酒;怪石嶙峋,如置身起伏之山峦间;茂竹繁花在畔,独得清雅悠然之况味。画面上下以蓝料彩分别绘如意纹及变形莲瓣纹各一周,以纯金覆口,奢华贵灿。足内青花双圈内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此件于形制、纹饰及款识等诸方面皆极为珍罕。翻阅雍正时期活计清档、前述道光档案及两岸故宫出版物中刊载的清宫旧藏雍正珐琅彩,造型以碗、钟、盘、碟为多,其他器型者极为稀见。活计清档提及瓶类不过数处:雍正七年烧得画珐琅瓶二对;十一年持来“磁胎画珐琅山水橄榄式花瓶一对”、“白磁胎画珐琅碧桃花橄榄式瓶一对”、“白磁胎画珐琅霁红橄榄式瓶一件”等。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茶壶几把,绘以花蝶、喜鹊等纹样,足内以蓝料彩书“雍正年制”四字款,载于《金成旭映:清雍正珐琅彩瓷》,国立故宫博物院,2013年,图版85;大维德基金会亦藏茶壶一把,荷塘之景配以诗句,同样以蓝料书雍正款。故宫博物院藏一雍正珐琅彩松竹梅橄榄瓶,绘松竹梅岁寒三友,墨书“上林苑里春常在”,胭脂红料绘“翔采”、“寿古”、“香清”三章,足内青花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行楷款。耿宝昌先生着《明清瓷器鉴定》另载一珐琅彩兰石橄榄瓶,绘菊花兰石。水丞为文人雅士不可或缺的文房雅伴。以珐琅彩绘之,更可知帝王对其寄望之深、喜爱之切。
纵观雍正时期珐琅彩瓷的装饰纹样,以花鸟、山水为多,四季花卉、芝兰寿石、牡丹最为常见,绘制工细,精妙绝伦。至乾隆时期,开始较多出现人物、楼阁等题材,极大丰富了珐琅彩的装饰。此件雍正款珐琅彩器绘以高士,为同时期极为罕见者,或为雍正晚期富于创新性之作,后启乾隆人物纹珐琅彩。观其竹石之绘画风格,与馆藏雍正珐琅彩相仿:如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雍正珐琅彩时时报喜把壶,载于《金成旭映:清雍正珐琅彩瓷》,国立故宫博物院,2013年,图版86,或翔或驻之喜鹊旁,绘月季、绿竹,与本器较为相近;本器所绘假山,以浅色渲染打底,深色勾勒山石结理,富于立体感与层次感,相似者可见台北故宫藏雍正珐琅彩绿竹长春碗,见《金成旭映:清雍正珐琅彩瓷》,国立故宫博物院,2013年,图版60;茵茵绿草及远处灌木,乃以点状装饰于青绿地之上,台北故宫藏雍正珐琅彩节节双喜碗(见《金成旭映:清雍正珐琅彩瓷》,国立故宫博物院,2013年,图版67),亦以此法描绘翠竹下之小丛花草,细腻可人。
水丞所绘高士,神态悠然自得,毫发毕现,细腻写实,所画虽为传统中式开脸及衣着,但面部、手部及衣纹经由彩料的浓淡变化,展现高光与阴影,颇具三维立体效果,独具西洋风格。相类之人物塑造手法,常见于乾隆时期绘人物的珐琅彩之上。相似者首推上海博物馆藏乾隆珐琅彩人物图瓶,见《清代雍正—宣统官窑瓷器》,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图3-45,其上绘张良狙击秦始皇未中,得老人传授《太公兵法》的故事,二人同样倚石而坐,面部、手部施彩方式如出一辙,同样点染草地,且主体纹样上下同样辅以如意云纹及变形莲瓣纹。台北故宫藏乾隆珐琅彩山水人物茶碗,绘夫妇二人坐于山林间,人物及山石画法,皆与本器有所相似,刊录于《也可以清心》,台北故宫博物院,2012年,图版152。
因帝王对珐琅彩极其重视,加之制作难度高,清宫不仅从江西景德镇、广东等地广泛征召擅长制作的传教士及瓷器艺匠,更是命郎世宁等顶级宫廷画师、书家参与其中。所绘纹饰雅致,成器悦目赏心,罕稀至极。此件便极有可能以清宫旧藏绘画为粉本,甚至可能由清宫画师亲自打稿绘制。观此器呈现的画面,可与清宫旧藏《胤禛行乐图册》(见《雍正的审美——故宫馆藏〈清人绘胤禛行乐图像册〉精品赏析》,《金融博览》,2012年1月,页72)中的几页相呼应:《乘槎成仙页》绘胤禛身着道装,乘槎渡海,粉色上衣、蓝色领边及淡青色内衣恰可与本器所绘呼应,且二者蓄须、发型亦相类;《杖挑蒲团页》中绘胤禛扮作修行者,肩扛木杖,杖挑蒲团,画面左下角之山石浑圆粗犷,与本器所绘有相近之妙。
最为相似者,无疑是《岸边独酌》一页。两者画面构图呈对称布局,人物姿态、衣着,乃至山石画法,皆如出一辙。略有不同处如册页中的紫砂茶壶换成了执壶,岸边水面之景改换为庭院内景,细节处用色有别。此件水丞当以此册页为本,略作调整而成。珐琅彩所绘人物虽与雍正肖像略有不同,但深得画中悠远清净之意境,不仅构图形似,更是得其精髓。胤禛登基后曾有诗《花下偶成》云,“对酒吟诗花劝饮,花前得句自推敲。九重三殿谁为友,皓月清风作契交。”自皇子时代,胤禛便喜参禅悟道。“九重三殿谁为友,皓月清风作契交”,既是种对现实的无奈感慨,又呈现出对清澈隐逸精神的追寻,仿若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淡然。但身为一国之君,一举一动都非儿戏。或许只得在自己精心设计监制的珐琅彩中,找寻那“皓月清风”,聊以慰藉。
多数雍正珐琅彩底款以蓝料书“雍正年制”四字,而此水丞为青花六字款,较为少见。前述故宫博物院藏雍正珐琅彩橄榄瓶同样为青花六字款。相似例子如台北故宫藏雍正珐琅彩松梅图盘、雍正珐琅彩赭墨山水盘、雍正珐琅彩三秀盘等,载于《金成旭映:清雍正珐琅彩瓷》,国立故宫博物院,2013年,图版88、89、91。
珐琅彩瓷融汇中西方技艺、艺术之精粹,凝结着康雍乾三代帝王殷殷期盼与不倦追求,是王朝之国力的象征。本器以宫廷绘胤禛行乐图为模本,别具一格,既有对技艺的传承与延续,又极富创新性,为难得一见之精品。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