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1008 1956年作 裸女及面具 水墨 设色 纸本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潘玉良 尺寸 49×64.5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1956年作
估价 HKD  600,000-800,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亚洲当代艺术及中国二十世纪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09-11-29
拍卖公司 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09秋季拍卖会
签名:玉良
钤印:总是玉关情
说明 来源:
伦敦 私人收藏
20世纪第一代中国女油画家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李白《子夜四时歌之秋歌》
「总是玉关情」是二十世纪早期旅法中国女画家潘玉良一生最钟爱的两枚印章之一。每每作出思念家乡的作品,便用上这枚印章。潘氏传奇的一生曾两渡赴法。1921年考取「勤工俭学」官费留学欧洲达9年之长,1937年只身再渡重洋,展开长达40年之久的巴黎艺术生涯。潘氏一生致力「合中西于一治」,「由古人中求我」,「从古人中而忘我之」。是少数的华人画家,作品能屡次入选法国独立沙龙画展,并获巴黎现代美术博物馆永久收藏,对中国现代美术发展,及华人美术能成功站立西方舞台有着不能磨灭的贡献。这位中国现代美术的巾帼才媛纵然身在异邦,却心系中国。直至1977年在巴黎去世后,留下的千余作品均依照其遗愿运回其丈夫之故乡—安徽省,永久收藏于安徽省博物馆,象征其毕生的荣誉都属于中国。
裸女题材一挑战封建思想
裸女是潘氏重要的艺术题材,标志的不单是对美的追求与艺术创新,也是对二十世纪初封建社会的挑战。裸体是西方重要的艺术题材,悠久历史可追溯至古希腊人体雕塑,15世纪意大利油画家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图一)。对中国而言,能称为真正的人体艺术的,还是近代美术教育中模特儿画法的传入。潘玉良的恩师刘海粟就是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首次引进裸体模特儿素描课的。1917年,即潘氏入学前一年,学校因公开展览人体习作,社会因而横加指责。1924年,裸体模特儿事件掀起另一场轩然大波。潘氏正正在这逆流而上的特殊环境下学习人体素描。在西画老师王济远的指导下,潘玉良明白世俗视为洪水猛兽的裸体画,其实是人类创作的文明。在自然界里,人体结构完美谐调,富有生机力量,也是美的纯粹表现。潘玉良孜孜不倦地学习人体结构的表现手法,其油画写实功底、造型创作技巧,随着留学欧洲学习传统西画及雕塑学,临摹经典名作而与日俱增,油画作品淋漓逼真,惟妙惟肖。1932年是潘玉良艺术生涯的转折点,在刘海粟的提点下,潘氏决心研究如何打破学习西方的外来形式,一面吸收外来新画风,一面尊重自己的传统,集中西画之长,表现自我个性。
从这时开始,潘氏开始研究中国水墨,以中国笔力勾出人物素描线条,构成既有诗意,而且用中国工具来表现西画传统求写实的作品,企图创作中国人自己的裸体形象。自1942年,潘玉良自尝试用中国毛笔和彩墨在宣纸上素描,尝试一种水色画。在本次拍卖中囊括了作于1956年 的《裸女及面具》(Lot 1008),是潘玉良研究多年的独特水色裸体创作。人体绘画用线条、色彩和构图为艺术语言,在二度空间范围内再现人的各个部位。如果说西洋油画注意光色变化的立体的人体,那么中国画则注意线条勾勒中的平面的人形。《裸女及面具》中可见潘氏吸收了西方写实造型的技巧,以中国传统艺术思维、水墨线条表现如女神般丰腴而清脱的女性。明末四画僧之一石涛作的《一画章》的专论中提出「一画之法,乃自我立」,「法于何立,立于一画」。画法立于「一画」,也就是「一线」。线条是中国画的根本笔法,画家经过用笔的姿势、执笔、起笔、行笔、收笔等严格的笔墨训练后,便可创造出起伏成势、飞动流走、粗细虚实、浓淡枯湿等千变万化的线条艺术。线条在中国里的地位如此重要,还因线条可以无声地表达艺术家的内在情感。《裸女及面具》中,潘玉良的线条运锋准确、紧劲连绵、转折有效、缓急得体、虚实相宜,引导观者眼睛追逐裸女的型态、四肢、脸部,颂赞大自然赋予人体的线条美感。
线条是形象的构件,形象是心灵的表征。《裸女及面具》中描绘一盘腿而坐的女子及另一名下蹲的女子。人体的动态安排都是经过刻意设计,这与罗丹的人体雕塑(图二)呈现的特质为颇类近。人体的动态和姿势带着夸张的意味,传达人体的最大动态。当时的巴黎画派中毕加索、马蒂斯(图三)、布拉克、莫迪瑞安尼等创新的人体表现启发潘玉良的人体形象。潘氏从基本写实技巧中的「形似」升华,朝向「形神兼备」。
《裸女及面具》─ 艺术家深层自画像
著名精神分析学家拉冈(Jacques Lacan)有关镜像的阶段(Mirror Stage)提出人的本我(Self/ I)与理想和期望的形象(Ideal-I)是有距离的,这距离就像人站在镜前,与映像(image)之间永远存在的空间。人对着镜子,企图在镜中寻找自己,但实际上这映像只是理想中的自我形象。《裸女及面具》描绘两名独立的裸女,一以正面示人,另一女子则只画背面,互相对望,如此巧妙的构图内含深层的精神意义。束起发髻的女子是手持面具者的「期望形像」,两名看来是独立的裸女其实是「本我」及其「期望形像」。分隔着「我」与这个「期望形像」的就是放在中间盛满面具的木箱子。画中手持面具的「本我」,被面具包围,她紧闭的双唇,与笑脸的面具成对比。相反,对面的「期望形像」就是赤裸裸的,毫无掩饰的。画中的两名裸女就像是艺术家的「我」与「期望形像」。潘氏于巴黎艺术坛虽屡获殊荣,可是光辉背后却埋藏了孤芳自赏的寂寞,思念故乡的愁绪。纵然在艺术创作上拥有无比勇气与自信,可是潘氏独有女性的细腻感情却是无法去掉。潘氏以画寄意,表明她是多么渴望内心的乡愁能得到解脱的一天,就是能够重踏祖国的土壤,与亲友重逢,这才会是她真正从心而发的喜乐。事实上,根据潘玉良孙女婿徐永升整理的艺术家年表,潘玉良于1956年曾申请回国,可是法国当局不准带回作品。
《裸女及面具》实是艺术家深层的自画像,传达了潘氏内心的矛盾与期望。潘氏这幅充满哲学性的裸女题材作品,赋予了裸女更深一层的意义,她不仅是唯美的表现,也是象征赤裸裸的真我,与面具成了强烈对比。值得注意的是此背面姿态曾出现潘氏另一裸女画作,其中更是1953年巴黎奥尔塞画廊《潘玉良个人画展》海报(图五),可见此形象于《裸女及面具》中有了更深的意义,也是潘氏走向创作成熟期的代表杰作。
《裸女及面具》中潘玉良突破中国传统的布白,而用交错重迭的短笔线加上擦染增加画面空间层次。这种重迭交叉加上点描的表现方式与印象派及后印象派有深厚的渊源。潘氏大胆采用油画烘染的后印象主义点彩技法(图七),简洁而厚实,别有妙趣。这特别的背景处理也像中国民间刺绣艺术中用来绣出千变万化图案的一针一线。潘氏交错重迭的短笔线、点,彷如刺绣背后密密的针线。潘氏的母亲刺绣功夫精湛,孩童时期的潘玉良常依傍母亲的腿,欣赏母亲的刺绣功夫,虽然母亲在女儿八岁时病逝,可是她已熏淘了潘氏对美的欣赏。潘氏画中轻软的碎花布垫,也许是艺术家孩提时代在家中常见的东西,像是对母亲的怀缅之情。《裸女及面具》彩墨画与《自画像》(图八)这赋色浓艳而气质清雅的油画代表作平分春秋,分别展示了潘玉良强烈的个性及女性细腻的特质,可以想象潘氏每每作画翻腾内心复杂的心情与感情,带领她脱了世俗的约束,将真实自我,赤裸的呈现画中。
1- 根据潘玉良孙女婿徐永升整理的艺术家年表,潘玉良于1956年与张大千同行赴英国伦敦参加展览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