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672 1959年作 一楼盖成一楼又起 木版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李桦 尺寸 41×31cm
作品分类 西画雕塑>版画 创作年代 1959年作
估价 RMB  15,000-35,000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中国油画及雕塑 拍卖时间 2008-11-13
拍卖公司 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08秋季拍卖会
著录:《十年来版画选集1949-1959》,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版第147页;《版画》,1959年第二期;《中国美术五十年》,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1992年版第191页;《李桦版画 古元版画》,中央美术学院建校“八十周年”校庆组委会主编,1998年版第64-65页;《毛泽东时代美术(1942-1976)》,湖南美术出版社,2005年版第168页;《中国现代版画史》,山西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彩色插图第2页。
说明 《一楼盖成一楼又起》,作于1959年,时处跃进年代,首都十大建筑正动工兴建。画面左侧的高大建筑,是以建设中的民族文化宫为素材的,右侧之9层大厦则选取已经落成的商业部大楼为原型。前者是主体,后者是陪衬,强调“一楼又起”,以突出社会主义建设之一日千里。为了体现建筑物的巍峨气势,画面采用立幅形式,并刻意将视平线压得很低。为使主题避免单调之感,一缕轻烟冉冉飘升;又为破除画面右上部的空荡和引发“又一楼再起”的联想,增添了吊车的远景。刀法方面,主体多用阴刻,客体以阳刻为主。黑白对比强烈。尤显主体之高耸和奇伟,更以红、黄两色水印拓出,形成温暖的色调。画面下部,虽不是主体之所在,但在来往行人中,给无轨电车以突出的表现,也分明渲染出首都风貌的巨变,可谓匠心精道。
—摘自《中国现代版画史》
我怎样创造“一楼盖成一楼又起”
李桦
“一楼盖成一楼又起”在本刊15期发表后,有些读者希望知道我创作这幅木刻的过程。我想:就具体作品来谈创作过程,不仅对于了解一件作品有所帮助,同时也可作为创作经验对读者提供参考。
在去年年底,我参加过一次北京市十大建筑设计的座谈会,知道了今年首都将会出现许多宏大的建筑物。这些美丽的新建筑物的出现,不仅将美化首都,而且也充分的表现我国文化和人民生活两方面的大跃进,使人们看到这些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崭新大楼,就觉得自豪,感到社会主义社会的优越性,因而产生强烈的爱党爱国的感情。当时我便有创作这样一幅作品的企图。
我决定以表现首都新建筑为题材,创作一幅木刻,但是,我想只表现建筑物本身,或者建筑工地的场面,很易陷入一般化。我的思想是要表现社会主义建设一日千里地在发展,我们很快地把社会面貌和生活面貌大大地改变了;我要通过首都建设的改观,来表达当前我国向社会主义迈进的理想与豪情。所以我采取了“新建大楼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个构思,酝酿出“一楼盖成一楼又起”这个题目。自然,这个构思首先是从生活里来的。我先明确了创作的主题思想然后再到生活中去搜集创作素材,便不致给庞杂的生活现象所迷惑,而能掌握选择素材的标准。我跑了几处工地(当时天安门的大规模建筑工地还没有动工),在西单终于找到了适合我主题思想的现实素材了。那时商业部大楼已经基本完成,它是一座白色的九层大楼,非常漂亮地矗立在首都的蔚蓝色的天空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芒!但是,我并没有给这座漂亮建筑物所迷惑;因为我立定了主意不是要表现建筑物本身。当时引起我最大兴趣的是:在这座刚刚完工的伟大建筑物旁边,又出现了一座正在紧张施工的更高大、更美丽的大楼—民族宫。那座漂亮的九层白色大楼与这座十多层正以它的木头架子表现出一个具体轮廓来的民族宫,恰好形成一个强烈的对比。它们的形象本身已具有说服力地表达了“社会主义建设一日千里地在发展,大楼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和我们的社会面貌与生活面貌正在飞跃的改变中”的具体情况,这也是我所要表达的思想内容。因此我决定运用这个客观现实来把我的创作构思具体化。但是,在处理构图时碰到了下面三个问题:第一,这两个建筑物不是挨得很紧的,依照实际情况,画上这座就画不上那座。第二,按照适合构图的透视角度取景,便要在马路中心写生,来往车辆很多,实际上是办不到的。第三,工地前景旁边的小屋子杂乱无章,不能入画。为了解决上述各问题,画了些极迅速、极简略的速写,回来后,我对所得的素材,大加改造,有所增删。在构图时,我先肯定以正在修建中的民族宫为主体,把它放在画面最重要、最突出的位置,而把已盖成的白色大楼放在宾位,把两个建筑物拉在一起。其次,为了表现建筑物的巍峨气魄,我把画面处理成立幅,而且故意把视平线降得很低。本来商业部大楼已经基本上完工了,为了加强主题,我把它处理成还没有完全竣工的状态。至于路旁杂乱的小屋子,我就大刀阔斧地重新组织,省去了不少东西,而且把围着工地的木板墙加高,使前后景物交代清楚。为了表现首都的一些特点,我在前景添上了一辆无轨电车。此外,我在画面上有意地加上两处小穿插:一,为了使矗立在最重要地位的民族宫的巨大木头架子不致太单调,我运用了一道从近处的烟囱中冒出的变化不定的烟,由于曲线与直线,深色与浅色的对比而产生鲜明的节奏。二、为了充实白色大楼上面天空那大片空间,我加上一座浅色的塔式吊车(实际是没有的),由于它的浅色的垂直线与周围深色垂直线产生了呼应的效果。最后,因为主题是以建筑物所体现的思想感情为主,对于人物,我就不着意刻划了。这样,画面的处理既有虚构的地方,也有夸张地地方,既有强调的地方,也有省略的地方,但都要以合情合理为标准,而唯一的目的是为了突出主题。
在刻制过程中我也遇到了一些困难。使我感到棘手的是作为这幅画的主要部分的民族宫的木头架子的刻法。它是非常复杂的一个整体,有细密的结构,但如果死扣结构,终会陷入琐碎不堪。必须运用一种既能表达它的具体结构,又能概括整体的刻法,才能成功地把它处理好。 又为了使这座为主题思想所系的正在修建中的主要建筑物与站在它的旁边的刚盖好的白色大楼产生强烈的对比,我把这座庞大的木头架子处理成深色,所以我基本上是运用阴刻来刻它的。在阴刻中,通过白色的线条表现出它的结构和体积;在阴刻中,就可以省去许多繁琐的细节。
这幅作品我原意刻成黑白木刻,后来考虑到要加强刚盖成的白色大楼与正在修建中的民族宫的色彩对比,又考虑到要使画面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气氛,结果把它改成彩色木刻。为了表现北方蔚蓝色天空的情调,最初我用带暖的蓝灰色作基本色调,结果显得有点阴沉而静穆,缺乏活跃热烈的感情,后来我才改用带暖的黄色作基调。黄、灰、棕三个暖色的结合,产生了和谐而愉快的效果,加之由于运用这些色彩的浓淡对比,也就获得了既和谐又强烈的印象了。 如果如实地处理色彩的话,那挂在大木头架子前面的两条大布招和两面横额,应该是红底白字的,而我现在却把它处理成与木头架子同一样的颜色。这是因为如果让它们是红色,就会破坏木头架子的整体感,而且会使版面的单纯效果受到损害。我只把一点红色放在旗子上,所谓“万绿丛中一点红”,这几面红旗便显得更突出了(因为整个作品的基调是黄色,所以这几面旗子搞成红色也是和整个画面调和的,而不会显得格格不入)。这幅作品是用水色套印的,为的是要使色彩更觉温暖、和谐而耐看。
五月一日 于北京
—摘自《版画》1959年第三期

更多北京华辰 其余拍卖专场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