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搜索

0001A 借山图册 洞庭君山图 (二十二开之一) 纸本设色

收藏
分享到: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图片中的放大镜,支持鼠标滚轮缩放区域大小

拍品信息

作者 齐白石 尺寸 34×45.5cm
作品分类 中国书画>绘画 创作年代 暂无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登录后可查看
专场 齐白石专场 拍卖时间 2010-11-21
拍卖公司 北京际华春秋拍卖有限公司已开通官网 拍卖会 2010秋季拍卖会
款识:洞庭君山借山图 杏子坞老民 白石山翁
钤印:齐大(白)
说明 齐白石
齐白石(1864-1957),汉族,湖南湘潭人,二十世纪十大画家之一,世界文化名人。齐白石1864年1月1日(清同治三年癸亥冬月廿二)出生于湘潭县白石铺杏子坞,1957年9月16日(丁酉年八月廿三)病逝于北京,终年九十三岁。宗族派名纯芝,小名阿芝,名璜,字渭清,号兰亭、濒生,别号白石山人,遂以齐白石名行世;并有齐大、木人、木居士、红豆生、星塘老屋后人、借山翁、借山吟馆主者、寄园、萍翁、寄萍堂主人、龙山社长、三百石印富翁、百树梨花主人等大量笔名与自号。
齐白石(1864年—1957年)中国近、现代中国画家、篆刻家。原名纯芝,后名璜,字渭清,又字兰亭,号濒生,别号白石山人、寄园、寄萍、寄萍堂主任、老萍、萍翁、寄幻仙奴、阿芝、木居士、三百石印富翁、杏子坞老民、借山吟馆主者、借山翁、星塘老屋后人、湘上老农等。
1864年(清同治二年)11月22日生于湖南省湘潭县杏子坞星斗塘。父贯政公,母周氏,均务农。齐白石8岁随祖父周雨若读书,一年后因家贫而辍学,在家牧牛砍柴。喜书,常以习字描红纸画人物、花卉及动物。15岁后,相继拜同乡齐仙祌、周之美为师学木匠,始为粗木活,后为细木工,善雕花,名闻乡里。21岁时得《芥子园画传》,在松油灯下勾影临摹,初悟画理画法,并在雕花活计之余,为主顾画神像功对,如玉皇、老君、财神、火神、龙王等。1988年,拜湘潭画家萧传鑫为师,学画像。后又经萧介绍得识另一画像师文少可,并得其指教。翌年,拜湘潭名士胡自棹、陈作纁为师,跟胡自棹学画工笔花鸟草虫,跟陈作纁学诗文。他从此以画像、画中堂以及女眷用的帐帘、袖套、鞋样等维持生活,不再做木匠而成为专门画匠。1890—1901年间,齐白石以卖画为生,并刻苦攻读唐诗、《孟子》及明清小说如《聊斋志异》等。这时期他除画像外,兼画山水人物,花鸟草虫,尤其以仕女为多,人称齐美人。1894年,齐白石与同乡王仲言、罗真吾、罗醒吾、陈伏根、谭子荃、胡立三等7人组织了龙山诗社,因年龄最长被推为会长,时常相聚作诗,人称“龙山七子”。他的诗不以用典和声律见长,而以抒写性情、歌吟自然取胜。与此同时,他跟胡自棹等学书法,以何绍基一体为主,兼写钟鼎篆录。1896年又开始学篆刻,以丁龙泓、黄小松两家刀法入手。他与黎松安是最早的印友,常住黎家客房磨刀捉刀切磋印术。1899年,经张中介绍拜湘潭著名诗人王湘绮为师。1900年,用卖画得来的钱,典住星斗塘附近的梅公祠,新盖一间书房取名借山吟馆,只此一年中,他在借山吟馆作诗就有几百首。这正是两个世界的交接时期,齐白石的诗画篆刻渐渐成名,逐步由一名雕花木匠、民间画师成为一名具有士大夫文人修养的艺术家了。
1902年,齐白石结束了过去只图“奉养老亲,抚育妻子”,“不作远游之想”的日子,开始“五出五归”的远游生活。10月,应同乡夏午 之约,到西安,一路画山水,其中《洞庭看日图》《灞桥风雪图》纳入《借山吟馆图卷》。在西安3个月,又与同赴北京,途中游历了华阴。在西安认识著名诗人、陕西台樊樊山,樊愿意将齐白石推荐给慈禧太后充当内廷供奉, 愿为他捐个县丞,都被他谢绝了。1903年春夏之交,经天津、上海、汉口返家,翌年春至秋,与王湘绮、张仲 同游南昌、九江、庐山。1905年7月,广西提学使汪颂年约他游桂林,翌年春赴广东钦州,住同乡郭葆生家,将郭葆生收藏的徐谓、朱耷、金农等人的真迹都临摹一遍,是年秋返家。1907年应郭葆生之约在赴广东钦州,教郭夫人画并为郭代笔。先后游肇庆、端溪、东兴,作《绿天过客图》(收入《借山图卷》),年底回湘潭。1908年,诗友罗醒吾邀他到广州、钦州,至翌年夏经香港、上海、苏州、南京返家。7年的远游,使齐白石极大地开阔了眼界,丰富了自己的视觉世界和内心世界,看到了很多传统名画,届时了许多名士和艺术家,他渐由工笔转向大写意,书法亦由何绍基转而临,刻印亦由学丁龙泓、黄小松转仿赵之谦。如他在自述中所总结的,远游成为他“改变作风的一个大枢纽”。
1910年,齐白石把游历得来的山水画稿,重画一遍编成《借山图卷》,共计52幅(现存22幅),后又画成《石门二十四景图》。直至1916年,一直住在家里,想安心过日子、卖画。但连年兵乱,齐白石便应樊樊山之约到了北京,以卖画为生。从此与陈师曾、凌文渊、王梦白、陈半丁、姚茫父、林纾、林风眠、贺屡之、胡佩衡等北京画家相交,其中尤与陈师曾相厚。当时齐白石的画近于朱耷冷逸的一路,不被北京所欢迎,陈师曾劝他自出新意,于是齐白石开始“衰年变法”。1922年,陈师曾赴日本,携齐白石作品展览出售,此乃首次将齐白石介绍到国外。1927年,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徐悲鸿请齐白石任中国画教授。翌年,《借山吟馆诗草》印行。1933年,《白石诗草》印成,书中选的俱是《借山吟馆诗草》所不曾选入的诗作。至此年,已三次拓印谱,至1934年始自称“三百石印富翁”。1936年游四川重庆、内江、青城、峨眉,并与神交多年而未曾见面的黄宾虹、金松 等相见。定居北京后的齐白石,以画花卉草虫着称,较少作山水。但凡作则反复措意,不落前人窠臼。
1937年“七·七”事变后,齐白石辞去一切教职,闭门家居。翌年,画。1939年,为拒绝日伪大小头目纠缠索画,在大门上贴一纸条:“白石老人心病复作,停止见客”,“画不卖与官家,穷恐不详”,“绝止减画价,绝止吃饭馆,绝止照相”“与外人翻译者,恕不酬谢”。1944年,停止卖画,并以“寿高不死羞为贼,不丑长安作饿饕”的诗句,表示宁可挨饿,也不取媚于恶人丑类。这一年,他写了不少 亡国之恨的诗。1945年3月,画《自挽联》“有天下书名,何若忠臣孝子;无人间恶相,不怕马面牛头。”1946年,到南京、上海举办齐白石画展。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义卖画展。画和平鸽,并提“愿世界人都如此鸟”。翌年,被聘为中央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作《百花与和平鸽》,向亚洲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献礼,是年被选为中国文联主席团委员。1953年,1月7日齐白石93诞辰,文化部授予他“人民艺术家”荣誉奖状。同年,徐悲鸿逝世,齐白石继徐悲鸿被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1953年,被推为北京中国画研究会主席。翌年,在北京举办齐白石绘画展,并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5年,获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艺术科学院通讯院士荣誉奖。与陈半丁、 等14位画家集体创作巨幅《和平颂》,献给在芬兰赫尔辛基召开的世界和平大会。1956年,荣获世界和平理事会颁发的1955年度国际和平奖金,周恩来、郭沫若、茅盾参加了授奖仪式。1957年,任北京中国画院名誉院长,同年9月16日,逝世于北京。
(根据《中国大百科全书—美术卷》改写)
山水诗歌
读齐白石《借山图册》
1900年,齐白石添盖了一间书房,取名“借山吟馆”。这恐怕是“借山”一词最初来源。1902年齐白石开始了他为期八年的“五进五出”,云游天下,画出了许多题名为“记游”的山川河流的草稿。其师王湘琦语:“何不皆题为借山,可大观矣”。这恐怕是《借山图册》被确认的最终由来。如今,虽然时过境迁,仍然有一些机构藏有齐白石那时的山水手迹和原始图画。那般图画还留有陈白阳、石涛、八大、李复堂的影子,更有“芥子园”画谱的痕迹,其中依稀飘荡的一丝民国绘画特有的陈腐味道至今仍未散尽。如今看来,以齐白石在绘画史册上的崇高地位和漫长壮美的绘画生涯而言,那不过是他曾经过往的一段经历而已,也是他绝世天才将要飞跃前的一次被时代习惯的拖累,更是为这一册《借山图册》作出的几乎不堪回首的跃跃欲试的提前准备。1927年,齐白石自临《借山图册》,记有“有柳图”、“滕王阁”、“小姑山”、“雁塔坡”、“华岳三峰”、“竹霞洞”、“独秀山”、“洞庭君山”、“祝融峰”等众多图画,可以说,那是再一次的为这册《借山图册》在绘画手段上更上层楼做出了最后的完美努力。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至三十年代初,齐白石用他已经枝叶伸展的天才手段,画出了这一套《借山图册》。全册图画书法共计二十三帧,全款全印。图册布局曼妙而起伏跌宕,笔墨润泽,书法老到,脱出古人窠臼,具有完整而轻盈柔美的自我风格。是他在“五进五出”数十年后在心灵深处吟颂的“山水诗歌”。齐白石把山水、人物、房舍、鸬鹚、楼宇芦苇、小船动物,柳树和山峦、红日与清风,都夸张而随性地表现出了一种共同而有趣的癖好,把神灵的世界、也把绘画的艺术手法变成了一种浪漫的组合游戏。把真实山水世界的具体形状,描绘成了一目了然的“谎言”,却又始终让人们相信那才是山际水边的确凿故事和佯装羞怯的绘画真理。这些被具象掩盖的虚构情节的魅力并不来自于齐白石“五进五出”的实践本身,也不来自画中对地理特征的描绘和具体称谓的指认,更不来自于齐白石日后辉煌声誉在历史过往中的巨大影响,魅力仅仅来自于齐白石朴素的绘画手段。甚至可以说,来自于齐白石追忆中的无中生有和幻象中的天花乱坠。齐白石让我们在其中可以找到那曾经属于我们自己,但是被我们所抛弃的绘画的本质状态——如果人们还认为绘画仅仅只是绘画的话。
《借山图册》为横开本,高34厘米,横45.5厘米。首页行书题“借山图册”,落款:“白石”,钤印:白文“老萍”。往后按顺序排列,第一帧为“洞庭君山图”。画面中远方青绿山坡,一叶扁舟和一轮红日,淡淡的云霞,烟波浩渺的水面和远方无垠的天际,在齐白石的笔下,融合成了一副空灵悠远的图画。款识为:“洞庭君山借山图,杏子坞老民,白石山翁”,钤印:白文“齐大”。1919年,齐白石曾经单独画一长条幅“洞庭君山图”,尺寸为高180.3厘米,宽34厘米,款识为:“洞庭君山借山图之七,老萍••••••”所题书法还处于由金农体变化至白石体之间。应该说,齐白石当年曾反复绘画《借山图册》,不厌其烦地为更新和完美《借山图册》作出了充分而详尽的准备,以至迎来日后这册《借山图册》的尽善尽美。
第二帧为“竹霞洞图”。“夜色静谧月朦胧,白云山石嶙峋耸,涧水疑似银河落,小桥山翁天地空”天资的本能与绘画的能力让齐白石无论在构图笔墨与意境气度上都能够从容不迫、肆意妄为,他让绘画绝色,让人陡升遐想。“竹霞洞图”款识:“老萍”,钤印:白文“齐大”。(此图最早应为齐白石临摹清湘老人本)
第三帧为“松屋游归图”。山岭上,峰壑中,土坡一片,木栅四围,小屋白墙黑瓦,树荫散落围绕,人物长裳策杖,似远游归来,道路延入家园,似四通八达。一片静默气氛,好似齐白石“五进五出”、云游天下的历史幻象的刹那凝固,更是齐白石绘画从前与日后的终极蓝本。款识:“璜”,钤印:白文:“萍翁”。
第四帧为“桃花源图”。长长的崇山峻岭,宽阔的湖光碧水,夹烁着桃花一线延升。这般景象,完全是一幅旅行途中一闪而过的即时印象。齐白石用他神灵般的作为,将桃花源的诗歌状态跨越千载,融为了自我的心境,将云游天下的步伐围拢成还在家乡的反复转悠,将山岭上登高的小屋,隐喻出了南方地脉的温和呼吸。他终于在绘画上,将天下的山水都臆忘地混淆成了自己的家乡、自己的乐园、自己的图画和自己的心灵山水。从此,心灵深处的超然境界让齐白石与伟大混为了一谈。作者题款:“璜”,钤印:白文“萍翁”。
第五帧为“春秋家园图”。团团的山,团团的树,意蕴着青山满翠、绿叶茂盛。(此图团墨内蕴,应该与齐白石二十世纪初学习海派画家吴石仙的山水画法有某种牵连)房屋白描、黑瓦不画、大地染色、一派轻灵气息从浓重的画面中游丝般地缓缓溢出。重要的是,这幅“春秋家园图”无论山峦、树木、还是大地,都在墨色的基础上又上了一道花青颜色,使画面更显郁郁葱葱、浑厚华滋而又别出新意。此法日后被齐白石用在虾、蟹图中,并自诩:“前人画蟹无多人,纵有画者,皆用墨色。余于墨华间,用青色兼画之,觉不见恶习”。(齐白石在1930年用此法画了一幅类似的山水画“山村烟雨图”,手法与“春秋家园”几同一出)款识为:“三百石印富翁”,钤印:白文“借山翁”。
第六帧为“秋水鸬鹚图”。“岸堤欲远,茫然不知处。柳林枝条摇,飘骚如故”。鸬鹚游弋,水荡漾,风吹自然成纹。清新的画面,悠然的意境,不断滋生漫溢的趣味和如诗如梦的绘画给予,是齐白石一生山水画中极为罕见的神来佳作,也是齐白石伟大天才中难得流淌出来的那一丝唯美柔情的事实见证。它无疑让人们永久地心驰神往。款识:“濒生”,钤印:白文“借山翁”。
第七帧为“松岭吟哦图”。一道赭色斜坡,两个白描人物,三棵茁壮松枝,面对的是无边无垠的虚迷空间。那或是天空、或是旷野、或是烟岚、或是淼波,拟或是画家心中追寻的空灵本生也不可说。简洁的构图,静谧的意蕴,高古的境界和空灵的神思,最后归纳成为了款识的内容:“白石老人自造稿”,好一个真真正正的无穷奇妙。钤印:白文“齐大”。
第八帧为“归帆图”。一叶舟,帆半挂,驰向山石嶙峋后。青山遮蔽处,绿树成排好似藏有人家,山坳涧水呈阶梯状流入湖中,远处茫茫,一片烟波浩渺。齐白石用他特有的极为温和润泽、大度超然的笔墨趣味,画出了那一层又一层渐行渐远的山峦景色。这幅图画,无言地告诉人们,在绘画史上,唯有齐白石将水墨与青绿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美轮美奂、匪夷所思。图画款识:“璜”,钤印:白文“借山翁”。
第九帧为“补制图”。同样的黑瓦白墙,同样的松荫遮蔽,同样的山峦静谧,同样的淡赭铺地,加上假设性的围栏护院,齐白石又意味深长地画了一遍他自己心中的理想家园。其中,一人物斜倚在画桌上缝制长衫,他是画家吗?他是白石吗?固然不可知矣。但古代的补制与丹青是否原本就不分伯仲,却在此图中暴露无遗。或许在具备相当能力的古代文人眼中:绘画固然妙逸,补制却又何尝无趣。如此补制图,齐白石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均有大幅作品问世,质量均佳。款式为:篆书“补制图,齐璜”,钤印:白文“齐大”。
第十帧为“垂钓图”。此图芦苇用了花青,远山用了花青,钓翁用了花青,错落有致的滩头用了赭石,同样用了赭石的还有画面中最为遥远的山头。加上寥寥数笔的墨色,把人们习惯上对于中国绘画的感情标准移向了别处。数十年以来的评论,总说齐白石把色用成了墨,他曾被赞誉为“墨叶红花派”。现在看来,齐白石还将墨用成了色。这里,那清纯的色调使他成为了超越时代意义的伟大画家,使我们当代的人们得以见到绘画的谐调、洁净、纯粹和高雅。自然,此画的绝妙意境至此已经豁然洞开,不用累赘了。款识:“老齐”,钤印:白文“借山翁”。
第十一帧为“逍遥游图”。山崖峻峭,巨石嶙峋,远峰飘渺隐若仙境。高士脚下万丈深渊,数株松枝妩媚飘摇。说不尽的浓淡深浅,诉不完的笔墨情趣。齐白石将淡淡的花青把整幅绘画渲染得一片青柔,如梦似醉又轻灵虚幻。用笔的刚劲柔和、纵横腾挪,让绘画的山水变成了人们心灵中的山水。那高士或许就是齐白石,或许就是那些与齐白石一样心襟的古人和后来者,他们在绘画境界的山水里怡然自得、逍遥游荡。(齐白石曾在桂林时画一草稿,与此图结构几乎一致,上题款:“客桂林为郭五造稿”)本幅款识为:“齐璜制”,钤印:白文“齐大”。
第十二帧为“秋山图”。前面是大片的山峦,后面是退后了的大片山峦,再后面是虚渺了的大片山峦。在山峦与山峦间,错落的朱砂秋叶和隐约的屋舍背脊让人觉得那里是一片温暖的家园。浅赭色的大地,也让人联想起了丰收以后的休生养息。一派安详的氛围,一片静止的情趣 •••••• 山峦后的袅袅炊烟、孩童嬉闹、纺纱织布、打情骂俏,年轻的齐白石正在那里雕刻着“寿比南山”和“瓜瓞绵延”•••••• 远处的风儿轻轻吹荡 •••••• 款识:“寄萍老人白石”,钤印:白文“齐大”。
第十三帧为“凫汀图”。奇妙的用笔,奇妙的墨色,奇妙的造型,奇妙的结构,奇妙的羽禽,奇妙的空灵,更有奇妙的空白造就了齐白石这幅奇妙的“凫汀图”。绘画画到如此地步,莫说是诋毁它,就是赞誉它的言辞,也只能被理解为对于伟大的些许误解。还是让我们一起来多看几眼齐白石绘画本身的绝妙吧——那又是一分多么平常的绝妙——它甚至无法言说。凫汀图的款识为:“三百石印富翁”,钤印:白文“借山翁”。
第十四帧为“滕王阁图”。这幅“滕王阁图”可以说是齐白石绘画中最为险峻的画面。楼宇的屋脊合理舒适,铺落于画的前景。巍巍群山布满远方,几无空白。或堤岸、或孤岛、或围田,它们坐落在似湖、似水、似烟岚、似气韵的大片空白之中。空灵与雄浑、人文景观与自然风物相互依偎在一起,那种妥帖的感觉竟然来自于奇巧的、甚而由解构获得的重新组织之中。唯有心魄深处洋溢着对人类文明和山川河流的真情实意,唯有正确使用自身无与伦比的聪慧梦想,才能在如此蹊跷上面做出这般文章,他只能是齐白石。本幅款识为:“阿芝”,钤印:白文“齐大”。
第十五帧为“小桥无人图”。这是一幅大美的绘画作品,自然这又是一幅齐白石的梦想家园。他用墨的五色与水的七彩,将黑的范畴演绎成了无有穷尽的斑斓璀璨。仅仅突出了屋舍和小桥,而将其余的人间景象、自然风貌统统融入了大地——那被绘画成了浓淡间宜的迤逦原野。余下所有未着墨的空白,被齐白石运用绘画的鬼魅遐想隐喻成了清静的河流——那是让人们一目了然的浩渺水面。齐白石又给了历史一幅千年不变的大美景色,用了一种黑色和寥寥数笔。当然,重要的是他注重和提升了的境界。“小桥无人图”的款识为:“白石山翁”,钤印:白文“齐大”。
第十六帧为“春风万里图”。江面浩阔,江水荡漾,远处白帆若隐还现。大片水纹被齐白石勾勒得松弛有序、绵柔自然、变化多端、汹涌澎湃又激情万般。江边的山石陡峭呈色花青,远处的山坡平缓着色淡赭,排排松树挺立,枝繁叶茂青翠苍茫。整幅画面中似乎永久回荡着来自江上水中的拍面春风,轻轻地抚摸着人们心驰神往的心境和随流逐波的意妄。在这里,齐白石扶持着审美的阶梯,让后来的人们可以不断攀登。落款为:“三百石印富翁”,钤印:白文“借山翁”。
第十七帧为“清江山居图”。齐白石又再一次地将天下的山水绘画成了自身的梦幻家园。其实,对于齐白石来说,又有哪一幅绘画不是他自己神灵意妄的直接归属呢!?清新雅致的屋舍依恋着山崖、铺陈错落,山崖连着山峦,山峦连着群山,峰回路转中秀木成林,排排茁立。那里面孕育着的无限生机却被齐白石描绘得一片寂静。小桥连着流水,流水拍着护栏,护栏圈着院落,平整而宽畅的大地上同样一片静默。声音隐去,色彩退去,人迹皆无,唯见山川水域的是静谧和人类文明的无语。齐白石就这样画出了一幅图画,从此让人们有了澄怀清心的种种可能。款识为:“白石”,钤印:白文“借山翁”。(1935年齐白石另画过一幅与此幅“清江山居图”极为类似的山水画,题款为“乙亥春齐璜”钤印:朱文“白石”)
第十八帧为“石泉悟画图”。此图原为齐白石1910年画“石门二十四景”之三。与原图相比较,去掉了小桥、人物、红霞天空,换了前景树种,保持了山峦、远树、房屋、山泉的大致模样,扩大了水汽烟霞的范围。使得前景越发滋润,构图凸显饱满,意境更为空灵,用笔雄浑老练。这时,齐白石绘画的整体谐调性已经日趋完美,充分表现出了苍茫大地欲醒还睡的原始本性,让识得者流连忘返、爱不释手。“石泉悟画图”的落款为:“星塘老屋后人白石山翁”,钤印:白文“萍翁”。
第十九帧为“秋渡图”。依然是那样的屋舍、树木、小桥、山峦,水的波纹和一叶扁舟。却用人物的动作,着墨的变化和用笔的率性,让它们千变万化又别出心裁,令人心旷神怡。款识为:“白石”,钤印:白文“齐大”。
第二十帧为“双肇楼图”。画面的右下角,显然为一山岭的高处,树木葱郁,楼宇登临。楼内高士倚栏,吟观天下。整幅画面随右边书法的上升排列,将登高望远的心襟抒怀表述得淋漓尽致。远处大山朦胧若隐若现,将单纯与具体对应得美轮美奂。齐白石于1932年70岁时画有一幅“双肇楼图”,高33厘米,横88.5厘米,题款识为:“双肇楼图,次溪世兄先生属,壬申六月璜”。画面结构与此幅基本一致,同样清新可人。本图落款为:“双肇楼图,三百石印富翁”,钤印:白文“萍翁”。
第二十一帧为“葛园耕隐图”。妩媚的柳枝弯曲垂挂,散发出轻柔的绿色情意;茅屋温暖地连接着围栏,松弛而和谐;悠然的耕牛和着草帽镰刀,一起静卧在淡赭颜色铺就的院落里,静静悠悠;风儿在远山处淡淡飘荡,一会又在跟前轻轻吹拂,枝叶间不经意地晃动,还是让它的轻柔姿式露出了些许破绽。刹那时,午憩的惬意让观画的心境有了某种幸福的缱绻。齐白石一生画有多幅“葛园耕隐图”,但就雅致清静、柔美悠然而言,此幅“葛园耕隐图”则数当仁不让,款识为:篆书“葛园耕隐 星塘老屋后人白石”,钤印:朱文“齐大”。
第二十二帧为“峰回路转图”。此幅绘画,齐白石用最为率性、轻松的笔触,表现了他最为熟知的家乡山水。其中,山峦起伏,围堤绵延,湖光水色的浩渺,葱翠欲滴的丛林,长衫策杖者或许就是齐白石本人,他终于回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故乡家园,眼望着水色天光,心底踏实地无言轻吁。在生他养他的地方,齐白石还是无法将自己在绘画中已然混为一谈的天地景色真正变成他的家园故乡。以至,落款题为:“湘潭齐璜画”,钤印:白文“借山翁”。
诚如从前一样,介绍绘画的文字,特别是介绍有关齐白石绘画的文字,除了罗列史实的虚妄以外,还加上了前人以及自我数度和种种揣测的虚妄,尤其是审美揣测的虚妄。不过幸运的是齐白石的绘画本身永远在校正着这一系列因人而异的太多虚妄,使我们以及后人得以相对明白齐白石绘画的美妙性质和超然态度,诚如认识齐白石这套《借山图册》一样。
在绘画中,齐白石给我们留下了他的天才痕迹和他一贯的、天然的美学观点。不仅如此,他还为我们提供了——至今仍在继续提供着一个平常人最为不平常的无可比拟的绘画表演:在朴素和天真的生活中,体悉万物灵性的荣辱兴衰、星转斗移,日月轮回。我不知道拿齐白石的绘画和毕加索或马蒂斯的绘画相比较,会显示出哪些相似之处或高低不同,但人们只要知道,二十世纪在中国有个人反复用画笔画出了无数永恒的东西,那就足够了。当然,我们知道,那个人就是齐白石,他多如星辰的绘画像星辰一样散落在永恒的浩瀚天际。《借山图册》就是其中一颗齐白石自己为其命名的璀璨的耀眼星辰,它体内无限膨胀着齐白石为它专门澹泊的独特而永久的无边魅力。
一如既往,风儿轻柔地拂过山川大地,毕加索说:“齐白石画了一条鱼,我却看见了一条河。”,齐白石说:“他(指毕加索)画鸽子飞时要画出翅膀的振动。我画鸽子飞时画翅膀不振动,但要在不振动里看出振动来。”说话那年,齐白石92岁。由衷地说,我喜欢他们两人的绘画,喜欢他们两人的说辞,也喜欢他们两人的长相。我想,那应该同属于审美的范畴,当然支撑它的依然是心胸和境界。
宗庸
2010年10月28日
齐璜
1900年,齐白石添盖了一间书房,取名“借山吟馆”。这恐怕是“借山”一词最初来源。1902年齐白石开始了他为期八年的“五进五出”,云游天下,画出了许多题名为“记游”的山川河流的草稿。其师王湘琦语:“何不皆题为借山,可大观矣”。这恐怕是《借山图册》被确认的最终由来。
选自宗庸·山水诗歌·读齐白石借山图册
第一帧为“洞庭君山图”。画面中远方青绿山坡,一叶扁舟和一轮红日,淡淡的云霞,烟波浩渺的水面和远方无垠的天际,在齐白石的笔下,融合成了一副空灵悠远的图画。款识为:“洞庭君山借山图,杏子坞老民,白石山翁”,钤印:白文“齐大”。1919年,齐白石曾经单独画一长条幅“洞庭君山图”,尺寸为高180.3厘米,宽34厘米,款识为:“洞庭君山借山图之七,老萍......”所题书法还处于由金农体变化至白石体之间。应该说,齐白石当年曾反复绘画《借山图册》,不厌其烦地为更新和完美《借山图册》作出了充分而详尽的准备,以至迎来日后这册《借山图册》的尽善尽美。——选自宗庸·山水诗歌·读齐白石借山图册
合作媒体机构

业务合作: 80480998-888/837 fyz@artron.net 责任编辑: 张天宇010-84599636-846 zty@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拍卖图录公众号
    拍卖图录公众号
  • 拍卖图录APP
    拍卖图录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